追蹤
西打哥的飲食言己
關於部落格
吃不多,飲更少,但偏愛通處逛通處吃。
渴望用相片和味道記下生活點點滴滴。

產品邀約、生活體驗或任何意見,請電郵至:ywjoseph928@gmail.com


  • 21945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1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台灣客棧:堅持

 

跟老闆娘兩年沒見,見她清減不少,也年輕了不少。

 

「從深水埗搬過來後,最初一天到晚兩邊走來走去,這邊又上山下山,想不瘦也難。」老闆娘邊忙著煮滷肉邊解釋。

 

時光荏苒,不免想起那時慕名前往深水埗的世界杯,想起那家連堂食座位都沒有的小店,在那個所謂店面的後巷,點碗滷肉飯,不顧儀態的逕自猛扒飯,大呼好吃。顆顆亮麗丁方五花肉,甘香軟腴,正納罕香港人怎能做出如此正宗的滷肉飯之時,耳聞老闆娘半鹹淡的廣東話,就知是地道台灣人。

 

「我於台北眷村長大,那年頭,睦鄰相親,小朋友都通處跑通處玩,一到過時過節,便不時交換食物。就是這麼於母親身邊過日子,耳濡目染,不自覺便學懂做滷肉飯。沒甚麼難度。」廚師都有把廚藝都說得稀鬆平常的習慣。

 

「我也沒想過做餐館,一切,都是命。」老闆娘笑笑續說。

 

老闆娘原本於台北從事科技界,天天噴香水,化好妝上班,今天竟滿身油煙,名副其實成了「黃面婆」。於台北認識香港人的丈夫,九十年代,人說中國遍地黃金,沒想太多,便到廣州上下九路賣小吃,還以為靠一腔熱血,總可闖出一片天。最初生意雖不錯,但於大陸做生意,規矩多,人情更多。這邊要疏通,那邊要批文,不夠四個月,輸掉大半身家。

 

「輸掉,便咬緊牙關重來,世界杯便是於香港植下的根。那時台式飲品剛好盛行,怎想到,一賣就冒出起雲劑和塑化劑事件,人人都不敢喝台式飲料,生意一落千丈。」老闆娘半打趣說:「那時我跟老公說:『下輩子不要再做吃了。」,老公即時反駁:『還要下輩子?這輩子都別做了。』」

 





 

看著那兩百呎的小店,要求變也要求存,可惜炊具也沒幾款,巧婦也只能作簡單之炊。老闆娘就想起母親的滷肉飯,一把刀,一個煮爐,再加上一份堅持。別人可能看著香港人分不清肉燥和滷肉,貪方便以絞肉入饌,但老闆娘認為那不是「正確」的味道,到今天,依然堅持五花腩先以藥材湯汆燙去臊去腥,再手切成丁方,單切肉就花上一兩小時。滷肉顆顆夾精夾肥,再放到滷鍋中慢熬,滷汁雖天天更換,但定必留下些許「滷膽」以作提味,難怪滷肉入口即化,脂香十足。老闆娘又知香港人愛吃溏心蛋,特別滷製,以蛋汁和滷汁拌飯,吃到遍「飯」不留。

 

「天天切五花腩不累嗎?」

「好累,但這才是對的味道。我不知是否特別好吃,但從我媽媽一輩就是如此作。」老闆娘誠懇地說。

 

轉眼又端來一碟滷豬腳。以同樣的滷汁熬煮,豬腳連皮帶肉,皮下的膠質全融成瓊漿,吃起來嘴黏黏,是種滋味,也是種回憶。

「台灣吃滷豬腳,比香港講究得多。一塊豬腳,可細分腿庫、腿扣、腿蹄等等。我看香港沒甚麼人做,反正滷汁也準備好了,多做一款,一解我自己想吃豬腳的鄉愁。」




愛吃炸物的我又怎會放過鹽酥雞。熱騰騰的炸起,香脆更充滿肉汁。老闆娘謙稱自己也沒甚麼秘方,只不過用了雞腿肉,吃起來自然肉嫩又多汁。而炸漿則混合粗幼地瓜粉,幼的吃起來香脆,粗的炸過則富口感。

「沒甚麼特別,人人也是這樣做。」

如果人人都是這樣做,我就不理解怎麼這裡的特別美味。



這麼一談,才驚覺從世界杯搬過來台灣客棧也快三年,租約也快滿。老闆娘帶點晦氣說:「唉,都不想做了。滿身油煙,僅夠過日子。倒不如關店去打工,不用天天困身,賺多賺少也樂得清閒。」語句間覺得堅持了這麼久,也有點意興䦨珊。設身處地細想,也難免勞累。跟丈夫二人,從台北漂到廣州,再漂到香港,幾上幾落,一晃眼,十幾年了,兒子都長得比老闆娘高。

 

正當我擔憂要跟這滷肉飯說掰掰嗎?老闆娘又端來炸蛋蔥油餅著我試試口味。偷看到她的眼神,我就知自己多慮了。推陳出新,又怎會打算休業?剛剛的話,該是抱怨吧。像我們天天都說撒手不幹,然後吸口氣又埋頭撐下去。老闆娘雖不是香港人,但植根香港,小至滷肉飯堅持手切丁方滷肉,大至咬緊牙關衝過命運的一次又一次作弄,抱著的莫不是一份打不死精神。


這店子的路不好走,但願這份「明知會輸,我地都要贏」精神可以照亮這立根於香港尋夢的台灣過客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