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西打哥的飲食言己
關於部落格
吃不多,飲更少,但偏愛通處逛通處吃。
渴望用相片和味道記下生活點點滴滴。

產品邀約、生活體驗或任何意見,請電郵至:ywjoseph928@gmail.com


  • 21945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1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[飲食雜記] 早晨ABC餐

 

有台灣朋友好奇問我:「怎麼香港人那麼愛吃泡麵?」

「對!我們早午晚三餐都可以吃。早上來碗餐蛋麵、中午可以吃特餐常餐,五香肉丁或沙嗲牛肉公仔麵加火腿奄列,晚餐,當然是吃炒公仔麵的好時光。」我如數家珍的把日常生活分享。

「早餐都吃泡麵?你們沒有健康一些的嗎?」

「我們吃了幾十年,工作效率還不錯,人均壽命也算長,應該是百毒不侵了。」

 

一覺醒來,肚空空,挑件衣服踢著拖鞋便往茶餐廳走。推開茶餐廳門,便聞到熟識的氣味。也不懂解釋那種是奶茶混合公仔麵的味道,抑或是煎午餐肉混合火腿通粉的味道,總之,茶餐廳就有種氣味,一種讓人有活力的味道。椅還沒坐暖,伙記便問吃甚麼?

 

眼一瞄便回答:「B餐,轉菠蘿油,凍檸茶。」

半顆字也不多,半秒也不拖延,就是於茶餐廳的最佳生存之道。



 

茶餐廳最讓人驚訝永遠是速度,這邊點餐,才不夠半响,幾乎連拿出電話打開facebook的時間也不夠,沙嗲牛麵和火腿奄列便從後掩至,牢牢落在跟前。正準備開餐之時,飲料便默默無聲的插到桌上,不偏不倚,也分毫不差。從第一天跟著兩老去茶記,便發現沙嗲牛肉麵永遠是早餐餐牌上的座上客,也不太了解為何早餐硬要沾上一股沙嗲風。以開水煮好麵條,隨手加一勺沙嗲牛肉,也不用甚麼湯汁,待食客吃之前隨手一撈一拌,融和沙嗲精華,便是一碗飄香濃郁的沙嗲牛肉麵了。如果能碰上店家用上福麵就更滿足,軟滑之餘,特別吸收沙嗲香氣,三扒兩撥就吃清光了。

 

配餐的奄列也是個奇葩,正宗奄列(Omelette)樣式千變萬化,嫩蛋中包羅萬有,蘊藏無限可能性,但偏偏香港茶記的奄列寒酸得不像樣,薄得透光蛋皮包住充滿化學物質的廉價火腿,怎想也是劣食之選,但這劣食,卻最叫人難以忘記。那是一種不為人外道的味道,蛋皮加火腿,平凡卻 踏實,這麼吃一口,像少林足球的那一句:「大家都回來了!」說穿了,就是屬於香港的記號。於外地,不論多高級的酒店,早餐時跟大廚怎說清楚也是枉然。

「薄薄的蛋皮,甚麼也不要加,只要火腿絲,蛋皮覆過去。」

送來的永遠是件荒腔走板的「正宗」奄列。

 

而那杯暗紅發亮,以為只是配角的凍檸茶,最叫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。簡單得只有檸檬和紅茶,還以為是尋常味道,但就教飲品公司永遠無法複製出來,幾十年來推出過的所謂茶餐廳口味,也不過東施效顰之流,也難怪國外朋友一直為這柸茶著迷。還記最近某一年,加州檸檬大失收,為應付海量的需求,甚麼南非亞根庭等地的檸檬紛紛成了「廖化」,趕忙上陣,可也真的只濫竽充數,那年頭,人人都埋怨:「最近的凍檸茶特別難喝。」

 

最近網絡上不時討論怎才是香港人,依我看,也不難,送他進茶餐廳好了,符合以下條件,非香港人莫屬。

 

走進茶餐廳,能夠於沒號碼沒帶位,人聲鼎沸食物穿插,摩肩接腫的環境下從容不迫找到位子,安然坐好。

 

坐好後,不慌不忙眼看四方(餐牌),耳聞八方(隨時有東西叫停),然後於侍應像閃電俠般衝過來前想好吃甚麼,再不徐不疾的點餐。

 

常以為茶餐廳的小圓桌是世界十大奇蹟之一,四人桌,永遠不能同時放下四人所點的食物,卻又永遠沒出問題。像吃早餐,三扒兩撥吃完那碗麵,剛好菠蘿油便到,順手侍應收走湯碗,像吃西餐般接第二道前。這節奏,只有香港人能適應。

 

吃完準備買單,於不到一米的通道中,背後撲來一大盤剛出爐的菠蘿包:「滾水呀!」側身閃開後,旁邊又掩來一個侍應左手拿著兩杯凍飲,右手托著三分早餐的侍應,還來不及讚他好身手便又讓開。然後笑笑便逕自到櫃位埋單。


茶記,有時想想,好像少林寺的十八銅人陣,你穿得過,還有人敢說你不是香港人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